10年前,日本制造就该从神坛跌落了! 三峡工程差点毁于其手

摘要: 从财富世界500强的榜单对比上看,日企正在整体“沉沦”。1996年,世界500强榜单上的日本企业多达99家,与美国不相上下;2006年,上榜日企已减少至70家;2016年,仅剩52家。对比20年前,日企上榜数量锐减了近一半。

12-09 18:35 首页 大宗内参


编辑/墨白

文章来源/凤凰财经

最近,日本制造业遭遇严重“地震”,一向冠以质量精良、信誉满分的窗户纸被捅破了,暴露出一桩桩满目疮痍的造假内幕。更要命的是,涉事企业还是百年老店,造假更是从10年前就开始了。充满讽刺意味的是,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也在这里生产过“次品”......

 

日本神户制钢所,是日本第三大钢铁联合企业,创建于1905年,真正的百年企业,更是世界500强之一。作为日本著名的财阀集团,其影响力遍及日本各界。

 

2017年10月,日本神户制钢所承认篡改部分铜、铝产品的检验数据,将产品以次充好供应给客户。神户制钢造假丑闻仍在发酵,其不合格产品供应汽车、飞机、新干线、军工等多个领域制造商,数量从200家上升到了500多家。

 

随着进一步的调查,日本神户制钢所被发现质量检测篡改数据的产品已从铝制品、铜制品、铁粉扩大到生产液晶屏所用的合金材料,还有继续增多之势。


另据一位公司高管透露,在努力遏制丑闻的附带影响之际,神户制钢已知会分析师,短期流动性不是问题,而公司正寻求通过资产出售等手段产生现金。


数据篡改历史甚至长达十年


神户制钢曝出的造假问题最早可追溯到2006年。据《朝日新闻》报道,2006年,神户制钢旗下两家炼铁厂神户制铁所、加古川制铁所被曝排放废气不达标,且篡改排放废气数据欺骗当地政府。而在加古川制铁所,这种手法沿用了30年。

 

第二起类似丑闻发生在2008年,神户制钢子公司日本高频波钢业生产的棒状钢材在没有经过强度检验的情况下就向用户销售,相关产品性能数据被证实造假。

 

2016年,另一家子公司神钢不锈钢钢丝被曝常年伪造钢丝强度数据,每当发现强度不达标的产品,相关负责人就篡改测试数据。这种手法也偷偷实施了9年。


管理层一直默许


神户制钢所副社长梅原尚人8日就篡改数据致歉。他承认问题产品“可能引发安全问题,我们也请客户进行检查。现阶段,尚未发现可能因此引发的安全隐患”。而且他承认,篡改数据一事并非个案。

 

本次篡改数据丑闻牵涉包括管理层在内的数十名雇员。梅原坦言,篡改数据并非个别人所为,而是获得管理层默许,是公司整体性问题。

 

影响有多恶劣?


神钢丑闻牵涉到的下游企业和产品包括丰田汽车、日本首款国产喷气式支线客机MRJ、新干线列车、H2A火箭等,甚至包括美国波音公司。

 


日本经济产业省确认,神钢问题产品还用于日本军工产品,三菱重工、川崎重工和斯巴鲁等4家公司的军工部门都用了问题产品,可能用于飞机、导弹、装甲车等。日本防卫省担心强度不足可能导致装备的使用期限变短。

 

以客机为例,用于制造机翼上翼面蒙皮等的铝材必须强度极限和屈服强度高、承受载荷大,否则在飞机高速飞行时,巨大的压力有时会导致蒙皮极细微裂纹,裂纹会在飞行时不为人知地突然加大,危害飞行安全。

 

三菱重工正在开发的MRJ也采用了神钢问题产品,但三菱重工称“在设计和安全性方面都留有富余,确认包括强度在内的产品安全性没有问题,现在认为不会对客机开发带来影响,将继续收集信息”。

 

可能采用了神钢问题产品的波音公司称“正在继续调查中”。

 

丰田、日产、本田、马自达等日本几大汽车公司都是神钢客户,均展开自查。丰田称,其国内工厂组装的部分车型采用了神钢问题产品,并称“供货方违反承诺是重大问题”。日产称对于性能的影响正在抓紧确认。

 

JR东海公司的新干线车辆也使用了神钢问题产品。根据过去5年的记录,发现与车轴相关的2种共310个产品的强度低于规格要求。JR东海公司社长柘植康英对此表示“极为遗憾”,计划在今后年度定期检查中尽早将问题产品更换掉。


安倍晋三曾在这里工作


日本第三大钢铁企业神户制钢所造假丑闻愈演愈烈。但这么大的事,正忙选战的日本首相安倍晋三至今没发话。

 

其实,神户制钢是安倍的老东家。留学回国后,这位职场新人曾进入神户制钢工作了3年,之后才投身政界。

 

去年,安倍曾“说漏嘴”,反映出神户制钢可能内部监管松散。

 

去年3月,安倍参加一档自民党网络节目,本意是给即将步入社会的大学毕业生打气。


孰料,安倍自曝一短:他在神户制钢工作时,曾输错了钢管的尺寸,造出了一大批长度过短的钢管。

 

“本以为会被辞退,最后却没什么大事儿”。

 

对了,前文提到的因排放废气不达标,篡改排放废气数据欺骗当地政府的古川制铁所,安倍也曾工作过一年。 


日企正在整体“沉沦”


对于日本制造业来说,神户制钢数据造假并不是第一起被曝出的造假丑闻。


上月末,日本汽车三巨头之一的日产承认,其在成车出厂检验环节中,大量使用无资质人员敷衍出厂检验手续。日产本月6日宣布召回已售38款车型共约116万辆汽车。如果追溯过往,陷入造假丑闻的名企巨头也不在少数。

 


2009年9月,丰田汽车因“召回门”深陷危机,其先后宣布在全球范围内召回的多款车辆,合计850万辆。据了解,召回范围内车辆的可变齿轮比转向系统(VGRS)的控制程序不恰当,方向盘打满后如果方向盘回轮速度过快,有可能短时造成与方向盘正中位置的偏离角偏大。由于相对轮胎直行方向,短时发生方向盘位置的偏离,可能导致驾驶员判断失误和操作失误,造成安全隐患。丰田公司决定免费为缺陷车辆更换可变齿轮比转向系统的电控单元,以消除隐患。



2016年4月,三菱汽车承认在油耗测试中采用不当手段,使得燃油经济性测试结果好于实际情况,涉及62.5万辆微型车。这成为三菱汽车自2000年隐瞒车辆缺陷以来的最大丑闻。丑闻曝光后,三菱汽车股价大幅崩落,曾在一个小时左右时间内股价暴跌约15%,成为该公司十多年以来最大跌幅。

 


对日本制造业打击最大的或许来自高田问题气囊事件。高田公司作为全球最大的安全气囊制造商,因为使用存在安全隐患的气囊,使大众、通用等汽车等公司被迫召回数千万辆汽车。这起事件被美国媒体称为“有史以来最恶劣汽车安全丑闻”,而高田公司也因此于今年6月申请破产。日本帝国数据银行称,高田破产案规模为(日本)制造业有史以来最大。

 

除了汽车制造业,日本另一大传统产业家电行业同样频遭重创。2015年7月,东芝深陷财务造假丑闻。审计机构给出的结论是,东芝应该下调过去5年的营业利润1500亿日元(约12亿美元)。而此前日本《共同社》的一篇报道认为,东芝公司虚报的集团营业利润总额很可能超过1700亿日元,是该公司此前公布的3倍(548亿日元)。财务造假丑闻、核电业务危机等让本就经营状况不佳的东芝陷入泥潭,今年初,东芝不得不宣布变卖闪存业务以求自救。

 

松下、索尼、夏普等电子企业也遭遇集体“沦陷”。在2011年和2012年连续两年超过7000亿日元之后,松下电器断臂求生,对等离子、半导体等亏损业务进行剥离和重组,向车载、住宅、元器件等B2B领域转型。索尼从2008年开始业绩持续亏损,虽然在2015年公司开始扭转亏损局面,但是由于熊本地震的重创,索尼再次陷入亏损。今年二季度,索尼业绩尽管大增,但是已难重现往日荣光。而夏普作为日企的典型代表,臃肿的企业形态,过长而缺乏核心的产品线致其陷入长期亏损,最终不得不以62亿美元“卖身”富士康。

 

从财富世界500强的榜单对比上看,日企正在整体“沉沦”。1996年,世界500强榜单上的日本企业多达99家,与美国不相上下;2006年,上榜日企已减少至70家;2016年,仅剩52家。对比20年前,日企上榜数量锐减了近一半。

 

十年前,中国三峡工程差点被日本钢铁坑了


其实,早在十多年前的2000年,中国的三峡工程就差点被日本钢铁坑了。事情经过是怎样的呢?我们来看一篇2000年的旧文。


《特写:三峡工程首例对日索赔纪实》 全文如下:


 

2000年5月8日上午,湖北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驻三峡工程办事处检验员王春来正在当班,接到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下属国际招标有限公司来人的报验:“从日本进口的一批热轧钢板到货了,请求尽快检验。左岸电站工地最近就要投入使用。”

 

据介绍,这批钢板主要是用来制作直径12.4米的引水钢管,直接相连于左岸7-14号水轮发电机组的蜗壳部位,将被浇筑在混凝土坝身上永久使用。三峡工程有关专家说:“这是承接三峡工程心脏的主动脉血管,直接关系到三峡工程的内在质量,业主上上下下都很重视。特别是承受着来自库内393亿立方米水形成的几十万吨、甚至是几百上千万吨的强大压力,所以对板材质量的屈服强度、抗拉强度、延伸性能和冲击韧性等四大项技术要求极高。”为此,三峡工程业主在年初运用国际招标方式,通过日本出口商三井物产株式会社,优中选优地选定了日本钢铁制造业巨头住友金属工业株式会社生产的低合金碳素结构钢板。总合同量达4000吨,价值170多万美元,要求5月份全部运抵三峡坝区,6月份投入使用。此次报检的首批共60块,重669.408吨,货值28万多美元。按照工程进度要求,这批钢板如果检验合格,立即被巨型卷板机加工成1/3弧状,然后吊运到施工现场焊接成引水管通道。

 

左岸电站是三峡二期工程中的核心工程,1998年浇筑站房基座,预期2006年建成发电。今年是左岸电站水轮发电机组安装的关键时期,一旦贻误一天,就有可能对一环扣一环的三峡工程建设带来影响。

 

次日上午,王春来向检验局驻三峡办主任余良报告了有关情况,早早来到会议地点,与这批进口货物相关的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下属的几个单位和监理单位西北水利设计院,以及日方住友金属都派出项目负责人或代表,就这批钢板检验事宜进行了商谈。大家依据小王的意见确定了检验程序,然后,一齐来到钢板存放现场实施抽样。

 

经抽样检测,这些钢板每块长13.15米左右,宽1.72-2.03米不等,厚度均为58毫米,平均每块重11吨。抽检的样板尺寸规格和外观质量均符合合同要求。

 

5月11日,小王又会同三峡工程业主方面从5块样板中,截取大小尺寸为250×60mm样坯,送往国营403厂实验室进行化学成份和物理性能实验,这是我国检验检疫部门认可的钢材实验室。

 

然而,检测结果却出人意料,实验报告显示:在检测的屈服强度、抗拉强度、延伸性能、冲击韧性等4个项目中,1-4号试样的冲击韧性达不到合同要求,也与日方合格单提供的技术数据相差甚远。

 

 

“不合格?不可能!”

 

“日本是当今世界上头号钢材生产强国,从品种规格到质量精度无一国家能比,咋会有问题呢?”

 

“人家厂检合格单做的多细,详尽列出了各类技术项目的检验数据。这些结果远远超过了我们的合同要求……”

 

“这是特种钢材。会不会是我们实验室条件满足不了要求,才检出不合格的呢?”……

 

由于首先检出日方钢材质量问题,引起种种猜测和议论,给三峡办的检验检疫人员带来了巨大的压力。“把‘合格’当成不合格,影响了三峡工程建设进度,检验检疫部门负不起责任,自身的声誉也将受毁;把‘不合格’当成合格,一旦三峡工程出了质量问题,检验检疫人员也就成了千古罪人!”

 

三峡办余良主任和检验员王春来俩人一合计,决定扩大抽样比例,进行二次实验,在原来5块样板的基础上,再增加抽取5块样板,重新进行4个项目的全面检测,重点做好冲击韧性和延伸性能实验。

 

5月30日至6月6日,余良带领小王天天守候在实验室,组织人员一次次认真地进行检测……

 

实验中,他们还邀请三峡工程业主的监理单位,对从制样到检测的每个环节都实行跟踪现场监理,进行全程录像,再一次证明,中国检验检疫部门对这批钢材的检验是认真的、科学的、严格的,实验室的加工条件、人员素质、技术标准及检测方法也都具备了实验要求,完全有能力承担起这一并不尖端的常规实验。

 

第二次的实验报告出来了,标明样品仍然不合格。他们还发现不少检测数据不是分布在一个相对集中的区域内,离散度很大,由此进一步判定板材整体质量不均匀。三峡办的检验检疫人员再次断定这批板有质量问题。余良、小王他们来不及多想,迅速把这一重大情况向宜昌出入境检验检疫局领导作了报告。最后,经研究确定,立即向三峡工程业主通报了检验结果。


按照中国检验检疫要求,三峡工程业主有关方面,把检验结果向日方三井物产株式会社住友金属工业株式会社作了简要通告,要求日方尽快派人前来处理。

 

谁知日方却以傲慢的口气,回绝道:“不可能,不可能!我们是世界上一流的名牌企业,绝不会出现这样的质量问题。你们的检验数据忽高忽低,太令人难以置信了!”最后表示,他们希望看到中国检验检疫的正式结果证书,否则是不会前来洽谈的。

 

为慎重起见,6月13日,余良和王春来带着有关资料和样坯赶到湖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就有关情况作了专题汇报。局领导指示将有问题的两个炉号、4块试样送武汉钢铁研究所,就冲击韧性和拉伸性能进行再次实验。结果显示,其中3块试样的冲击韧性依然不合格!

 

一套样坯,两处实验场所,三次检测均出现不合格。该批钢板存在品质缺陷,已毫无疑问。

 

6月19日三峡办在三次检验结果的基础上,拟出了编号为420004100002808品质不合格证书,经省局主管副局长审定签发,给日方以明确和肯定的答复。

 

 

接到中国官方检验检疫机构出具的不合格品质证书后,日方也似乎感到了事情不妙,迅速组成了庞大阵容的谈判小组,派三井物产株式会社总部代表植田浩幸及武汉办事处负责人川岛诚一郎、住友金属工业株式会社技术负责人大西一志及上海办事处的渡边太郎等有关专家人员赶到宜昌,就这一问题进行直接会谈交涉。

 

6月22日上午,中日双方第一次短兵相接地坐在了一起,就钢板出现的质量问题开始谈判。中国检验检疫部门作为谈判的第三方,首先向日方通报了检验结果,并就整个检验过程作了全面详细的介绍。

 

然而,日方对此不屑一顾,时不时打断中国检验检疫人员的发言,咄咄逼人地再三质问。一会说中方抽样不规范,一会说中国实验室条件太简陋,一会又说检测标准是不是不科学……凡此种种,归结一点对这一结果表示怀疑,不能接受。还一再反复强调,他们的钢板是按合同要求规规矩矩组织生产的。

 

面对日方的无理狡辩,我检验检疫人员也毫不示弱,不卑不亢、有理有据地一一予以回应和驳斥……

 

谈判双方各执一词,互不相让,你来我往,频频过招。末了,日方看使出浑身解数也压不住中国人,不得不向宜昌出入境检验检疫局提出复验要求,并由三峡办一起与日方三井和住友两株式会社,在工地现场进行共同抽样。这一次又从全部炉号中抽取12块钢板(包括前面所抽取的10块),再从其上截取尺寸为300×85mm的样坯。日方同时还把2号和9号钢板的试样,带回日本本土进行检验。

 

根据日方要求,有关方面着手对出具证书的检验结果进行复核。依据商检法实施条例中所规定的复验程序,宜昌局在省局的指导和帮助下,特意聘请省局化矿处处长刘中南为专家组组长、高级工程师刘定发和钢材科科长邓富强为专家组成员的复验专家小组,具体承担这批钢板的复验和证书的复核工作。专家们慎重筛选决定,把所取样坯送往中国进出口商品质量认证委员会认定的武钢集团质检中心CCIBLAC实验室进行检测。

 

正当专家小组在武汉准备展开工作之机,不料“留守”的日方代表川岛诚一郎、渡边太郎二人按总部的“旨意”,向专家小组提出了一个个非份要求:首先一定要由他们在武汉选实验室,遭到中方拒绝后,又提出希望参加实验全过程,从样坯加工和试样检测都能够在场。

 

对日方这一“鬼把戏”,几位专家心知肚明,复验室能受日方左右?这是大是大非的原则问题,更是国际贸易中一个国家尊严和主权的体现。刘中南处长义正词严地指出:“我们的复验,是按照国际惯例和我国的法律依法进行的,本着科学公正和实事求是的原则,不会偏听偏信哪一方,也不会受任何一方的影响和支配。既然你们委托我们复验,我们有权利按规定选定实验室,并对结果负责。你们的这些要求,在国际贸易中无论哪国的公正鉴定机构也不会接受和答应的。”

 

一席话,说得日方代表尴尬至极,再不提其它“想法”了。……

 

7月4日,专家小组出具的复验报告,正式传真到宜昌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受其委托,根据国家局《进口商品复验办法》的规定,对三峡办出具的编号为420004100002808品质不合格证书,按照TGT-TGP/EM200001JP合同规定,我们对检验该批进口钢板所依据的标准、方法及检验程序进行了审查,认为整个检验符合合同要求。三峡办与日方共同抽取的12块复验样品,专家组依据合同规定的标准,制定了检验方案,并决定此次实验在武钢CCIBLAC实验室进行。专家组对整个实验过程进行了监督,实验程序符合标准规定,检测结果见CCIBLAC实验室报告。根据报告,专家组认为编号为420004100002808品质不合格证书的检验结果是正确的。”

 

 

向日方作最后摊牌的关键时刻到了!

 

7月12日,中日双方再次会聚三峡坝区进行第二次谈判。这一回,日方派出了以高级专家、住友金属本部厚板部主任永吉明彦为代表的5人谈判小组。

 

中方首先向日方宣布复验结果,并紧紧围绕着钢板为什么会出现质量问题,日方厂检合格怎么解释,日方对三峡工程这一项目工期延误应负的责任,如何尽快向中方作出应有的赔偿并保证今后供货质量等关键问题,向日方展开了质询。

 

这一次,日方与上一回仿佛判若两人,不仅对中方友好客气,还表现出异乎寻常的恭敬。最后十分认真地表示:“完全信服中国检验检疫部门的复验报告!”又承认因其采用了尚不成熟的“新”的生产工艺,致使钢板质量出现偏差。就此进一步做了一连串的“解释”。

 

后来,中方得知中国检验检疫的复验结果,与日方带回国内的样品检测结果是十分一致的。

 

日方代表永吉明彦在会后不得不站起来,对中国检验检疫在这批钢板检验中所做的一切工作表示衷心的感谢;对因其钢板质量问题所给三峡工程建设带来的影响给予深刻道歉;对已检出的不合格炉号钢板答应全部退换;对剩余2个炉号暂未发现质量问题的14块钢板,愿意协助中方实施逐张检验,如不合格也一并退货。今后供货中,一定保证钢板质量。由此,给中方造成的损失,日方“将尽快派人前来进一步洽谈,并积极进行作出赔偿”。

 

谈判结束后,检验检疫人员又按照谈判结果,应中日双方的申请,对另外两个炉号的钢板,进行了逐张取样检测,其结果仍达不到双方约定的合格比率要求。至此,日本住友金属发来的首批60块钢板,被整批判为不合格品,作全部退回处理。

 

三峡工程业主各方对中国检验检疫人员,在这次历经2个半月的引水钢管进口钢板检验、出证和谈判中,所表现出的严谨求实、公正科学的态度和敢于同发达国家进行技术较量、斗智斗勇的精神给予了高度的评介。对他们尽职尽责、严格把关,为保证三峡工程顺利建设和千秋大业质量所做的大量工作也进行了充分的肯定。

 

谈及此事,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厂坝部副主任沈善良赞不绝口:“太感谢中国检验检疫的同志们了!多亏了他们把‘关’把的严,及时发现了钢板质量问题。要不,引水管用上了这些钢板,就可能出现重大的事故!”

 

那么,可能出现的事故程度究竟如何呢?

 

接着,这位教授级高工向记者形象地描述道:

 

水轮发电机组引水钢管设计上要求是永久性使用不修复,所以对钢板的质量要求也相当高。由于水是从110多米高的闸口通过引水钢管排山倒海般喷涌而下,流量达每秒1020立方米,形成雷霆万钧般的强大的惯性,冲力有数十万吨。这就要求引水钢管管壁的抗压能力至少为1.75兆帕的极值,经受的冲击功要求达到大于40焦耳,才能保证引水管道不致于破裂。


否则,像这样的冲击韧性严重不合格的钢板用上了,别说引水管不可能保证几百年上千年不出问题,即便要求试运行就有可能发生钢管爆裂的重大事故。如果真这样,那事故将是灾难性的不可估量的。因为钢管破裂犹如管涌,浇筑在管道上面的三、两米厚的混凝土,何以抵挡这万钧之力呢?


再说要关掉大坝内引水钢管进水口的巨型闸门,至少需要3.5分钟。也就在这顷刻间,左岸整个电站厂房及14台机组,将会化为一片汪洋,机毁人亡直接损失得达数十亿甚至上百亿之巨。若重新进行修复,至少需要一年。这期间,首先要扒出钢管、拆掉厂房和发电机组,加上维修重建要比原始初建要耗费更大的人力、物力和财力,还会波及到国家和一些地区的经济发展。


由于中国检验检疫部门把住了“关”,排除了发生天大的灾难性事故的可能性。他们为三峡工程建设立了大功,也维护了祖国和人民的利益,也捍卫了中华民族的尊严!




▎相关阅读:日本制造的英国高铁首发,倒霉透了…(视频)
最近“日本制造”因为“神户钢铁”造假事件口碑一落千丈。俗话说得好“屋漏偏逢连夜雨,船迟又遇打头风”,多米诺骨牌已经一张张倒下去了。


这次出事儿是在英国。


据英国《卫报》当地时间16日报道,英国大西部铁路公司(GWR)刚刚花了57亿英镑购买了日本日立公司生产的全新高铁列车,更新的目的是为了提升运载能力和服务质量。而16日就是该列车从布里斯托开往伦敦的首次运行。

日本制造GWR列车,图源:GWR


结果事故不断……

该车原计划当日上午6点发车,迟到了25分钟发车,后来路上情况不断,最后导致延误41分钟到站。

首先,由于空调问题,车厢里头发了洪灾……部分旅客无奈只能离开座位。



图源:Twitter

然后还停电了,空调全停了……越来越多的旅客最后都把坐票换成了站票,整个车厢潮湿闷热,十分拥挤。

图源:Twitter

这让旅客抱怨道:GWR的新列车承诺要提高运载量,准时和更好的服务。但是得到的却还是旅客站在过道里,30分钟延误和技术故障

更多的乘客开启了群嘲模式……

据英国BBC报道,这个高铁换新车工程是英国政府重要的计划。英国交通部曾表示,新的列车将缩短旅程时间,增加座位和提升服务质量,并更加舒适。

英国交通大臣纪嘉林(Chris Grayling)说:

本届政府为了实现英国铁路现代化而投下了创纪录的资金,希望给乘客提供更快、更舒适的列车,让他们拥有更好的旅程。这些最新的先进列车印证了我们的承诺,乘客的体验是我们每一行动的核心,我们要把所有人带到英国各地,从斯旺西到阿伯丁和伦敦到弗内斯特……这是全国最棒的火车,可能是我们国家有史以来最好的火车。这将非常棒。


据悉,GWR还将接收57架这一型号的列车,而GWR此前的使用的列车是在1976年列装的。

纪嘉林(中)视察GWR新列车,图源:Rail Technology Magazine


日立铁路欧洲公司(Hitachi Rail Europe)市场总监博斯维尔(Karen Boswell)为此特意出面道歉,她称自己也在这趟车上。对于这些小毛病不符合他们的服务标准。公司将检查列车,保证未来更好的服务。不过好消息是车还是成功到站了……

日立铁路欧洲公司市场总监Karen Boswell,图源:Twitter


其实这次铁路现代化计划早经历过一波三折。

按照原计划,此次英国交通部推动的铁路现代化工程原计划将全部线路都变成双能源模式,列车可以在柴油和电力双动力的模式下运行。比如此次列车停电就会转变到柴油模式继续运行。

据BBC报道,7月的时候,工程将卡迪夫(威尔士首府)和斯旺西段的电气化取消了,纪嘉林给出的理由是:按照现在的限速,不用电气化跑完这段路用的时间也是一样的。

BBC截图


然而专家学者认为真正的理由则是——太贵了,英国政府没那么多钱。学者还认为加迪夫铁路得不到电气化,会让很多公司放弃在加迪夫的投资计划。

威尔士经济部长当时非常愤怒,认为英国政府破坏了多年的承诺。

事已至此,希望英国民众可以早日坐上靠谱的高铁列车,同时也让我们祝下面这位老兄好运吧。


推荐阅读

1.独家专访 | 陈莉:供应宽松需求尚未到 短期橡胶颓势难改

2.独家专访 | 俞晨:限产执行力度没商量 铁矿要跌穿“底儿”!

3.螺纹空头的末路 疯狂加仓却为多头做嫁衣!

4.10月11日螺纹持仓分析:暴风雨前的平静? 多空双方仓位小幅调整局势降温



大宗内参

 微信推送不过瘾?

         长按下方二维码进群面对面与大聊天


参加线上、线下活动,请关注本领汇

大宗内参 www.cfc51.com

|大宗商品投资-全媒体平台|


首页 - 大宗内参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