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9.1分,《白夜追凶》好评炸裂!潘粤明爆精分戏:一开机自言自语两周

12-09 18:50 首页 南方都市报


双胞胎兄弟长得一模一样,两人共用一个身份会怎么样?


哥哥脸上有一处刀疤,弟弟也在脸上划出一模一样的刀疤;哥哥体重和弟弟不一样,弟弟就减肥或者增肥,达到体重一样;哥哥后脑勺被凶手砸了,弟弟也要拿砖头在自己后脑勺来一下……当弟弟长期扮演哥哥,最后会发生什么?



哥哥是有黑暗恐惧症的前刑侦队长,弟弟是玩世不恭的灭门惨案嫌疑犯,还可能有卧底等多重身份。


每当夜幕降临,弟弟就开始扮演哥哥,用哥哥的身份说话做事、追查凶手。


《白夜追凶》(第一季)于11日晚收官,豆瓣评分9.1。在很久没有过9分国产剧的情况下,《白夜追凶》的成绩让人眼前一亮。

曾经的“玉面小生”潘粤明,是剧中一大亮点。


他一人分饰两角:哥哥关宏峰和弟弟关宏宇。


由于兄弟俩会身份互换、还有大量的“同框”戏,他实际上需要演绎四重角色:高冷神秘的哥哥、吊儿郎当的弟弟、扮演哥哥的弟弟、以及扮演弟弟的哥哥。


夜幕降临,就到了哥哥和弟弟的互换时间,白天和黑夜就是区分他们的边界,于是有人戏称:剧组请来的是潘粤明、潘粤暗、潘粤明的暗和潘粤暗的明。


近日,南都记者专访了“一人四副面孔”的潘粤明。


01

一开机,自言自语两周


曾经的“白面书生”潘粤明带着有点肿的脸、微微发福的身材、深邃疏离的眼神,完整演绎了哥哥与弟弟的不同,贡献出“精分式”演技。


越往后看,观众越能体会哥哥和弟弟两者之间的不同。


潘粤明通过眼神、神态、各种小动作,让哥哥沉着冷静、弟弟不拘小节。


当弟弟在扮演哥哥时,会有哥哥那种“端着”的劲儿,但弟弟本身的散漫依旧存在,所以,弟弟扮演的哥哥是相对“松弛”版的哥哥。


晕不晕?比观众更晕的会不会是潘粤明本人?


南方都市报:哥哥、弟弟、扮演哥哥的弟弟、扮演弟弟的哥哥,你相当于一人演了“四个角色”,难度大吗?


潘粤明:这么概念性地衡量下来,确实就是三四个角色。其中,哥哥扮演弟弟的时候比较少,主要还是哥哥、弟弟、扮演哥哥的弟弟。刚开始接戏时我也没有把握,但在现场发挥时有很多靠谱的依据,比如衣服的颜色,一黑一白,还有一些小动作的设计,对我帮助很大。首先,要把兄弟俩区分开来,人长得一样,性格肯定不同,哥哥曾经是刑警,弟弟曾经是武警,职业气质不一样,所以我就在这个方面下功夫。


一人分饰两角,我盼了挺久,老天爷对我挺好,终于在我生命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剧本。最开始我觉得演哥儿俩应该挺好玩,对于难度估计不足。后来发现,兄弟俩加一起有1000场戏左右,刚开机就拍兄弟俩的对手戏,大概拍了两个礼拜。我当时就奇怪了,一开机,每天的通告就都是我一个人,不是拍关宏峰就是拍关宏宇(记者注:兄弟俩的名字),都是自己跟自己的对手戏,我就被关在棚里两个星期。幸运的是,最难的兄弟对手戏一开始就拍了,如果到杀青的时候再拍,兄弟俩的戏就没有那么大的冲劲了。


南都:也就是说,你差不多两个星期都在自言自语?


潘粤明:没错。这部戏一开机,其他演员都休息了,就我开拍。一到哥儿俩戏,我头都大了,导演也头大,兄弟的对手戏要求非常高,兄弟的碰撞,对案件的延伸还有结局是有化学作用的。一上来就拍重头戏,迎头一个重锤,我只能硬着头皮走下去,都拍懵了。拍的时候还很冷,我们在棚里还挺受罪的。


南都:对于哥哥和弟弟,你做了哪些具体的区别? 


潘粤明:哥哥比较稳重,弟弟比较浮夸。哥哥处变不惊,弟弟大小事都浮于表面。这个规定的情境,让两人的形体不一样。弟弟假扮哥哥的时候,我也是把自己当成弟弟去演哥哥,这样就不会有问题了。我会根据他俩的台词逻辑,想一些形体和表情上的区别,然后给导演(建议),让导演去选取。


南都:你怎样想象自己是“弟弟在演哥哥”呢?


潘粤明:就是身临其境吧。弟弟如果在警局里穿帮了,这个戏就没法继续下去了。所以,作为弟弟的我,有很多浮夸的表演都被导演剪掉了,导演希望我在警局里就是哥哥,但这个真的有难度,如果我真照着哥哥演,观众会误会那就是哥哥,所以我就流露出一些慌张或者抖机灵的部分,因为哥哥不会抖机灵,即使抖也不会浮于表面,“抖机灵”是弟弟的特征。


还有,哥哥是专业人士,见到尸体、遭遇危险已经习以为常。弟弟虽然跟哥哥住在一起,耳濡目染,但真的遇到这个阵势、遇到专业术语和残忍的事情,还是会有老百姓的反应,比较生活化一些,不像哥哥那么职业。


南都:一人分饰两角,演得过瘾吗? 


潘粤明:演的时候确实挺过瘾的,但是每天拍,拍了100多天也确实有压力。我记得在广东拍戏时,没什么生活时间,我印象里就进过一次商场,其他时间都在拍戏。我们拍公安局的戏大概花了1个月,因为大楼在装修,没法录音,我们所有的戏全都是下午4点多开始化妆,拍到第二天早上七八点。


南都:哥哥和弟弟在互相模拟的过程中,一个人可能会成为另一个人吗?


潘粤明:哥哥可能不会,但是弟弟会越来越向哥哥靠拢,会更加自信。其实,哥哥演弟弟根本不用演,他只是代替弟弟隐藏起来,主要的挑战是弟弟演哥哥,他出去时,面对的人太多了。弟弟有时候比较二,带着警局的实习生出去也敢放飞自我,该喝酒喝酒,该抽烟抽烟,该蹦迪蹦迪。


我在演的时候也很操心,很怕他被周巡(注:刑侦队队长)看见,出大事。但我想,弟弟会有一个自己的度,能把哥哥“圆”回来,这是导演会控制的。


南都:这部剧是不是你遇到的最难的一部剧?


潘粤明:目前为止,难度是比较高的了,也是我盼了很久的剧本。我一直觉得应该有这样一个剧本,就不知道会出现在什么题材里。我也想演喜剧,所以这部戏也带出一点喜感感。(比如,弟弟说:“(我们)哪里都一样”,酒吧老板娘意味深长地质疑:“哪里都一样?”)我觉得,两个人唯一的区别就是一个有喜感、一个没有喜感。弟弟有喜感,要是他没有被当成通缉犯,肯定比哥哥有情趣,哥哥经历的事太多了。


02

兄弟同框如何实现?


《白夜追凶》中有许多兄弟同框的对手戏,但实际上都是潘粤明一个人完成的,那么哥哥和弟弟的表情如何进行“交流”?节奏如何保持一致?对话如何衔接?


兄弟俩“同框”时,如果另一个人需要露背影,则一定只能是替身,这大概是替身被用得最光明正大的一次,潘粤明说:“我的替身都要精分了。”但大家都知道他会被减掉。


南都:兄弟俩同框对话,技术上怎么处理?


潘粤明:兄弟俩同框的戏比较难拍,因为以前很少有这样的戏。就算是同框,特技演员也不敢动,就只是两人同框。但我们这部戏里,同框时两个人都还要有动作和交流。我演完哥哥再去演弟弟,要记住台词的间隔时间,还要记住哥哥的表情,这样两条线合起来才能看得舒服,不然会有滞后感,这个部分也挺锻炼人的。


南都:一个人说完话,另一个人接话,节奏怎么掌握?


潘粤明:每一个兄弟同框戏都是拍了无数次的。大家看的时候一条接一条,这是电脑合成的,但其实都拍了无数次。演第一个人的时候好一点,把逻辑重音、表情、高潮这些要点记住了就行。把第一个人拍了,录在手机里面,然后在拍第二条时,完全按照第一条的角度和台词节奏,布置第二个人物的走位和表演,这样一天能整出一大场戏就不错了。对于我来说,这是全新的挑战,以前我没干过这活。有的时候衔接得很好,真的就是撞运气。


南都:我们以为你演哥哥的时候,演弟弟的是替身,是替身在和你对词。


潘粤明:有,一直都有替身,同框时,所有露侧脸、露背面都需要一个替身来配合。替身非常专业、而且非常像我,但我的台词量太大了,替身有时演着演着就忘词了或者出去了,我还在演,还在很严肃地接台词,因为我知道他会被剪掉,但我这边不能断,一断节奏就不对了。


估计我那个替身也快“精分”了吧。基本上就是笨方法,没什么捷径可走。再者,同框戏的摄像调度本来就非常难,往常的同框都是固定机位,但我们不是,是动态的,每场出来的戏都不一样,我真的很佩服摄像们,真的太厉害了。


03

“毁容式演技”是一种赞誉


《白夜追凶》刚刚上线时,不少观众是惊讶的,会在弹幕里惊呼:“潘粤明怎么被导演整成这个样子了?”“好好的玉面小生被整成了这样?”“脸上还有刀疤”……没有唯美颜值的剧为什么会有市场?潘粤明会在乎自己不够帅吗?


该剧制片人、阿里文娱大优酷影剧中心高级总监袁玉梅将这部剧定位为“硬汉派”悬疑剧。在她看来,“潘粤明身上有种悲悯而又坚毅的力量,眼神忧郁深邃”。


南都:角色的完成度达到你的预期了吗?有没有觉得遗憾的地方?


潘粤明:戏中的完成度要让观众去评判。我的遗憾就是,可能自己稍微有点显胖。


南都:本来是玉面小生,这次把你往糙里整,脸上还有刀疤,发型也丑,你对这个造型是什么感觉?


潘粤明:发型是因为警局都比较严谨吧,都要短发、不能留胡子。造型是这部戏的魅力所在,我能够接受这个造型。刀疤是剧本规定的,弟弟为了模拟哥哥,也要自残,给自己脸上也划一条刀疤,这是非常有戏剧性的情节,挺好的。小生什么的在这里不重要,大家现在的欣赏水平这么高,我觉得情节是第一位的,只要大家喜欢这个故事,看剧有代入感,欣赏我们的付出,我们就没有白努力。


南都:有人说你奉献了“毁容式演技”,为了演好人物不惜“毁容”,你怎么看?


潘粤明:我看到了这种说法,我理解这是大家对作品的认可,看到了我豁出去的态度。至于毁没毁容,我不好说,因为有时候、有的角度看起来我胖了,这是我自己的事儿。导演有要求我健身,我也在健,但拍戏时间太颠倒了,大段的伤脑台词,我得保证休息,所以健身的时间不够,所以有点水肿,回避不了。


南都:观众还以为你是故意想往角色的形象上靠,才把自己整得这么颓废。


潘粤明:哈哈,这是我的问题。我还是希望形象靓丽一点的,但条件有限。哥哥和弟弟都带有一点颓废,哥哥在明处,弟弟在暗处,两个人我处理得刚好相反,在明处时我比较阴郁,在暗处时比较阳光,只有做到这点,两个人的区别才能显现出来。先把大的因素化为符号,后面的事情就好办了,不要出这个框,两个人就永远不会重复。


南都:为什么不求造型师多给几套服装,感觉你在剧中一直没换衣服。


潘粤明:人物是要求保持一致的,所以换衣服比较少。

 

南都:导演说,这部剧的整体颜值比较低,你同意吗?这部剧这么受欢迎,是不是在某种程度上证明“小鲜肉”并没有那么重要?


潘粤明:其实除了我,其他人颜值都挺高的,主要是我拉的分,我实在抱歉。我觉得这部剧可能不适合小鲜肉演。但这跟小鲜肉的戏并不矛盾,好看的戏其实大家还是更在意内容。


04

豆瓣9.1分,潘粤明给自己打几分?


《白夜追凶》目前在豆瓣的评分是9.1分。潘粤明给自己的表演打多少分?


南都:《白夜追凶》哪一点最吸引你?


潘粤明:我以往塑造的形象最多只能是纵向的延伸,从18岁演到68岁,换不同年龄的妆。这部剧是横向延伸,演两个长得一模一样、但又完全不同的人,这是一个好玩的历练过程。


南都:豆瓣网友给出了超出9.0分的高分,和你的预期相比如何?


潘粤明:我好开心,为了看评价,我特地去下了个豆瓣。我不知道9分是个什么样的概念,我一直觉得分数越高越好,后来他们说在豆瓣要涨分挺难的,我觉得这是大家给我们的鼓励,我挺惊喜。


南都:你会看弹幕吗?


潘粤明:我对弹幕比较陌生,看很多留言飘过,觉得挺过瘾,有时也看得眼晕。弹幕里他们会分享对结局的猜测,好多人的脑洞也是很大,瞬间就像蜘蛛网一样,出现了不同的结局,烧脑。


南都:如果满分100分,你给自己的表演打多少分?


潘粤明:我觉得75到80分。形象上以后还需要更注意些。 


南都:给自己扣20的形象分?


潘粤明:也不全是印象分。我觉得,再演同样的题材,我还有上升空间。


05

这个尸体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白夜追凶》是一部重口味刑侦剧,灭门、碎尸、砍手、尸体解剖等都在剧中出现,制片人袁玉梅透露,剧中的尸体大部分都是真人演员扮演的,潘粤明则说,“大概有10多个人演了尸体,我对着真人版的尸体演戏特别尴尬,因为他们有时要一丝不挂地躺着。”


其中,有个演员在演尸体时睡着了,在现场打起了小呼噜,结果,荧屏上的尸体出现了胸脯起伏的呼吸,弹幕调侃说:“这个尸体不专业,还可以再抢救一下。”还有尸体在剧中动了,也被眼尖的网友揪出来了。


南都:剧中的道具非常逼真,你们演的时候会不会吐?


潘粤明:对,看了那些尸体的戏,就不考虑吃饭了。


南都:听说有些尸体是真人扮的?


潘粤明:除了一些块状的是道具外,尸体都是真人演的,内脏什么的都是用的动物内脏。


南都:剧中,齐卫东扮演的尸体在呼吸,成了是网友爆笑的点。


潘粤明:我注意到了,齐卫东当时睡着了,打起了呼噜。


南都:心真大,躺在尸体解剖台上就能睡着……


潘粤明:没错。案子里来客串的演员都特别棒,他们很不容易,天气那么冷,他们躺在手术台上,冷得发抖,但还是要闭着眼睛躺在那儿,我心里也挺难过的。


南都:面对“尸体”和“尸块”,你会有不适感吗?


潘粤明:块状的道具是会让人恶心,但是进入角色之后,我会让自己强制性地接受。尸体大多是真人,我在面对真人时会比较尴尬,他们有时一丝不挂……确实是很尴尬。


南都记者 余亚莲 实习生 王珊


没看够?戳下方标题

井柏然倪妮狗粮派个不停,时尚杂志拍摄现场甜到不行,我就看了十遍而已


专访小戏骨版《红楼梦》主演:宝玉挨打戏疼哭,黛玉真哭几秒落泪


吴亦凡、胖迪、王俊凯……跨界登上国际T台!回看范爷那套真的一言难尽


秀英、徐贤、Tiffany离开东家,回首少女时代这十年,满满的回忆杀



* 公众号如需转载本文,请联系南都全娱乐(nd_ent);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首页 - 南方都市报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