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 加拿大当代文学:从芒罗到阿特伍德 有关诺贝尔奖的惊喜

摘要: 今年诺贝尔奖榜单上,除了万年老二村上春树外,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排名第三。

12-10 19:02 首页 加拿大头条

加拿大头条(微信ID:canadanews)编辑

今年诺贝尔奖榜单上,除了万年老二村上春树外,加拿大作家玛格丽特?阿特伍德排名第三。

\/



【高度周刊(Riseweekly)特约专栏作家萧元恺撰写】诺贝尔文学奖一般在每年的10月中旬颁布,去年的颁奖日期是10月13日,在今年榜单上,除了万年老二村上春树之外,加拿大的玛格丽特?阿特伍德(Margaret Atwood)排名第三,可以说算是加拿大的一个惊喜。阿特伍德虽然最后落选,但能够得到如许重视,从加拿大主流文学在国际社会的影响来说,也与有荣焉。



其实在国际文坛的期望值中,阿特伍德能获得如此高的排名,无论对加国还是世界,都算不上太大的惊讶,因为阿特伍德已是资历卓著的大牌作家,在多年坚持不懈的创作中已然著作等身,饮誉海内外。根据她同名小说改编的电视连续剧《使女的故事》,最近刚获得艾美奖五项大奖,炙手可热名震影坛。《使女的故事》是阿特伍德早期作品,算是一部反乌托邦小说,在她构建的世界中,女性沦为二等公民,被分为若干个等级,而能够生育的女性则称之为“使女”。书中的一切并非虚构,更像是一种预言。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阿特伍德还获得了卡夫卡文学奖,此奖被视为“诺贝尔文学奖风向标”,也算是一次热身了。不过阿特伍德本人对此并不为意,以前她已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提名,以她的文学成就和年龄来说,应该已经荣辱不惊置之度外了。



而在2013年,加拿大女作家爱丽丝?芒罗(Alice Ann Munro)已经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成为有史以来加拿大第一位女性诺贝尔奖得主。芒罗三次获得加拿大总督奖,于2009年还获得布克国际奖,为加拿大当代文学做出了杰出贡献。


如果说阿特伍德的文学创作以长篇小说为主的话,芒罗则主要写短篇小说,被称为“加拿大的契科夫”。一生只写短篇小说也能成为文学大师,这在世界文坛不乏其例,除了俄国的契科夫,中国的鲁迅也没有写过长篇,尽管他曾构思过。《阿Q正传》充其量也只能称之为中篇,但这些并不影响他在文学史上的地位。汪曾祺也以短篇为主,林斤灡更是只写短篇,被称为“短篇圣手”,此为后话。


芒罗1968年出版她的第一部小说集《快乐影子舞》(Dance of the Happy Shades),从而跻身加国文坛,时年37岁。由于她的平民出身,大都描写的是社会底层小人物,在尺幅之间活灵活现,主题多为日常生活的生老病死。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写的《女孩和女人的生活》(Lives of Girls and Women)与《你以为你是谁?》(Who Do You Think You Are?)里面,芒罗尝试了新的笔法,有意设计了复杂的线索,丰富了短篇小说的艺术营造。虽然她的作品篇幅不长,但很有深度,总能在灵光乍现的一瞬突然顿悟。有评论家分析指出,芒罗的笔触会 “在无法逆转的时光中带来令人悲伤的无力感”,直抵人性深处。



与芒罗相比较而言,阿特伍德擅于长篇构置,幻想的成分多一些。两位算是同龄人,都出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第一部小说成名作都发表在六十年代,都在卑诗大学教过书。不过由于阿特伍德出生于高知家庭,知性气息要浓郁一些。正因为描述的内容有所不同,她们使加国文学更充满了多样性。


阿特伍德的新作是《女巫的子孙》(Hag-Seed),其灵感来自于莎士比亚的《暴风雨》,演绎了一个复仇和解的故事。


我们移居加国,除了忙于生计、孩子的教育和购置房产外,在享受加拿大已经固化的和谐安宁之余,应该适当地了解一点点所在地的人文内涵,这对于本人的修养和对下一代的教育亦益处多多。实话讲,即便是这里的华文从业者和爱好者,对加拿大的文学成就认知并不到位。如今我们守着这么好的资源,也是切入加国社会一条捷径,却好像视而不见,就很可惜了。尽管加拿大与中国比较历史不算长,千年前没有过屈原、杜甫那样的人物,但是当代文学足以占据世界文坛一席之地,而且从根儿上讲,芒罗和阿特伍德等也都算是移民后代,她们用自己的生花妙笔为加国文学添彩,值得我们虚心膜拜。



作者:萧元恺

出品:高度周刊

平台:加拿大头条
微信ID: Canadanews





欢迎来稿

editor@canadaheadline.ca

广告合作

ads@canadaheadline.ca


首页 - 加拿大头条 的更多文章: